临床研究设计(第4版)
教材教学 走好长学制医学教育中的每一步
走好长学制医学教育中的每一步

走好长学制医学教育中的每一步

——访北京大学副校长、医学部副主任柯杨

 

作为国内最早实行八年制医学教育的试点单位,北京大学医学部近年来走出了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长学制办学道路,取得的成绩也有目共睹。日前,在该校召开“2006年度北京大学本科医学教育教学工作研讨会”之际,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副校长、医学部副主任柯杨。

记者:北京大学医学部进行八年制医学教育已经五年,在培养精英医学人才方面,北京医学部主要有哪些特色和优势?

柯杨:对于北大医学部来说,八年制医学教育也是一个新起点,在人才培养方面,北大医学部最大的特色就是加强了医学生的人文素质培养。这和北大优越的人文环境是分不开的。其次,突出了与实践的接触。第三,突出了预防医学教育。最后一点是,突出了科研的经历和体验,八年制学生很早就可以接触科研。因此,从教育的角度来说,北大长学制医学生将来的潜力应该是最大的。

记者:以上说的都是长学制医学教育的种种优势,是否也存在一些问题呢?

柯杨:目前,八年制医学教育还处于过渡阶段,我校的八年制学生还没有一届走到毕业的终点,长学制医学教育存在的疑惑和问题自然很多。比如,长学制到底属于本科还是研究生教育,长学制的临床教育和科学教育的定位问题等等,这些都需要在日后的教学工作中逐步分析和解决。

记者:对于长学制医学教育来说,临床的科研培训是最重要的,那么,课程和教材处于一种什么重要位置呢?

柯杨:这个问题目前在国内尚未有充分的讨论。国际上的观点是,不规定专门教材。国外的医学教育并没有固定的教材,课程设置得也比较随意,老师根据专业的进展编辑讲义,主讲专业性进展和最新动向。在国内,针对我国的国情和学生特点,北大医学部编写了第一套长学制教材,我认为这套教材做得非常好。但是,如果是为做教材而做教材,那就另当别论了。

记者:为配合长学制的临床科研培养计划,课程和教材应该秉承哪些理念?

柯杨:我认为教学目标和计划应当对长学制的医学生有一个较开放的心态。对此,我有四点看法。第一,应该加强临床流行病知识和循证医学的教育。现在,临床专业学生人人都想做分子生物学,没有基础也要做分子生物学,为做科研而做科研显然不是目的。其实在临床工作中,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流行病学知识、循证医学理念是现代临床医生比较缺乏的。因此,理论教材要让学生从开始就有流行病学和循证医学的意识。第二,应该教会学生科学研究的思维方法、思路及科研工作中的策略。教材要让学生去除对科研的神秘感,要侧重于教会学生怎样提出问题,怎样回答问题等等。但目前这类讲思路的课程教材几乎没有。第三,应该使学生认识现代新的科学技术方法,知道这些技术的基本原理。现在的教材更注重的是讲技术步骤本身,对于哪些技术能回答哪类科学问题,能解决什么问题,受到的限制是什么等则讲得不多。第四,应该加强对研究进展的追踪和对问题的认识等内容。在国外,真正能够拿到MDPhD双学位也决不是八年就能完成的。如果教材中也透露出这样的心态,对长学制学生来说,就解决了另外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暂时没那么多导师一对一地教他们,用一种“宽松”的导师制,只要教学工作、教改工作做好,通过积极探索不断总结经验,相信这些长学制的学生会健康成长的。

 

北京大学医学部八年制临床专业教材选用情况

 

 

出版社

出版时间

传染病学

斯崇文  王勤环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4

儿科学

吴希如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3

耳鼻咽喉科学

李学佩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3

妇产科学

董悦  魏丽惠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3

核医学

林景辉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4

精神病学

沈鱼邨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2

口腔医学

章魁华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4

内科学

王海燕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5

皮肤病与性病学

朱学俊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4

神经内科学

余宗颐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4

实验诊断学

朱立华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4

外科学

郭应禄  祝学光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3

眼科学

李美玉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3

医学影像学

谢敬霞  杜湘珂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2

 

(摘自:教材周刊,200669111112合刊)